俄乌关系“破冰” 缓解欧洲用气压力

原标题:俄乌关系“破冰” 缓解欧洲用气压力   俄罗斯与乌克兰冰释前嫌,重签过境供气协议,可谓带来了“三赢”局面:俄罗斯保住了“欧洲天然气供应主力”的地位、乌克兰重获直购俄天然气的机会、欧洲不再担忧冬季无气可用。   俄罗斯和乌克兰终于赶在2019年结束前迎来两国关系的“破冰”时刻。   近日,在法国和德国的斡旋之下,俄乌冰释前嫌,就过境乌克兰向欧洲供应天然气达成了为期5年的新协议。而此时距离旧协议的失效时间——2019年12月31日,只剩下一周多时间。   对俄乌欧而言,新协议的达成开创了一个三赢的局面:俄罗斯可以继续维持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供应霸主地位、乌克兰能够重新直接购买俄天然气、欧洲躲过了2020年可能出现的“断气”危机。   法德“做媒”显成效   俄乌关系“破冰”,法德两国出力最大。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携手促成了今年诺曼底四方会谈的召开,俄德法乌四国领导人时隔三年多,于12月19日在柏林再次聚首,这是今年4月上任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首次参加这一会谈,也是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首次一对一会面。   事实上,俄乌关系在泽连斯基上台后已经出现缓和迹象,诺曼底四方会谈的重启则进一步推动了这一趋势。长达9个小时的会谈,前5个半小时是四国首脑会谈,后3个半小时才是俄乌两国围绕冲突进行的直接对话。值得欣慰的是,3个半小时即达成了实质性结果,俄乌两国同意“续约”天然气过境协议。   12月20日,俄乌就天然气过境问题达成了“原则性协议”并签署谅解备忘录。《金融时报》报道称,俄乌就此次会谈释放出了极大善意,两国均派出了重要人士参与会谈,其中俄方代表是能源部长诺瓦克和俄气(Gazprom)总裁米勒,乌方代表是能源和环保部长Oleksiy Orzhel以及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Naftogaz)专门负责与俄纠纷的高管Yuriy Vitrenko。   俄乌双方都在尽量避免出现更大规模的冲突,鉴于欧洲超过1/3的天然气均来自俄气,俄乌关系对欧洲能源供需前景至关重要。《华尔街日报》指出,欧洲未来一年天然气的稳定供应已经得到了保障。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俄乌达成“原则性协议”之后,俄气已经与5家乌克兰公司签署了天然气采购合同,按计划将于2020年1月1日起开始供气。   欧委员会副主席Maros Sefcovic表示:“我们十分欢迎这份协议,这对于确保俄通过乌克兰并最终向欧洲不间断地输送天然气至关重要。事实上,俄罗斯仍是欧洲最可靠的供应商之一,乌克兰也将继续保持其作为战略中转国的地位。”   普京:从未放弃过境乌克兰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明确表示,俄从未计划完全放弃乌克兰的过境网络。他在12月20日举行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不希望加剧能源领域的紧张局势或利用它来影响乌克兰本身的局势。”   根据俄乌两国公布的新协议部分细节,这个将于明年1月1日生效的5年期协议,将取代已有的长达12年且将于今年12月31日到期的旧协议,预计俄方将在2020年至2025年间,通过乌克兰向欧洲供应总计约22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其中2020年供气量650亿立方米,2021年至2024年间每年供气量400亿立方米。   值得一提的是,俄乌还同意解决共同诉讼,即两国就供应和运输违规等问题进行的长期法律斗争。俄新社消息称,俄气将按照斯德哥尔摩仲裁法庭于2018年裁定向Naftogaz支付包括滞纳金在内近30亿美元罚款,而后者则放弃对俄气提出的120亿美元索偿要求,之后双方撤销针对对方的所有诉讼,乌方同时放弃查封俄气在乌资产。   彭博社指出,俄同意继续过境乌克兰向欧供气直到2025年,并可能进一步延长到2035年。Oleksiy Orzhel透露:“虽然经历了复杂而艰难的谈判,但我们最终达成了一揽子谅解,同时保留了将期限延长至10年的选择权,这将帮助基辅稳固来自俄罗斯的收入来源。”   乌克兰希望达成更长期过境合同,最好是延期10年,毕竟作为过境国,其每年至少能赚取30亿美元的过境费,而时下该国还在寻求新协议框架下提高过境税费的目的。此外,更长期的合同能够提供更多保障,包括部分抵消北溪2号等俄天然气替代路线启动后可能出现的相关风险。   有分析师指出,达成新协议是意料中事,毕竟“北溪2号”项目尚未通气且刚刚被美制裁,俄罗斯此时急需乌克兰,后者过境国的身份仍然必不可少。   “互依互惠”难切断   事实上,这份5年期的新过境协议,对俄乌双方均有利。对乌克兰而言,新协议的达成间接打开了突破口,为其寻求更低价直购俄天然气奠定了基础。乌克兰于2015年停止直接从俄气购买天然气,取而代之的是通过所谓的“逆流计划”从欧洲公司手中购买与欧盟绑定的俄天然气,眼下希望以更具优势的价格重启直购。   此外,新协议的达成促使欧洲天然气价格出现下降,这让乌克兰拥有了更多与俄谈判筹码,一方面可以就延长过境国期限与俄继续交涉,另一方面还能就重启直购及购气价格向俄要求优惠条款。《金融时报》汇编数据显示,欧洲天然气价格受俄乌续约影响而大幅下滑,英国1月交割的天然气合同价格下滑7%至36.25便士/色姆,1色姆约合0.1百万英热单位;荷兰的天然气发电价格也出现跳水,降至每兆瓦时14欧元。   对俄罗斯而言,由于美国对“北溪2号”项目发起制裁,这或将延迟这条管道的投产时间,如果与乌克兰达成了“相对较短”的新过境协议比如一年期协议,如果到2021年“北溪2号”项目的制裁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俄罗斯势必仍要在未来12月内重回谈判桌,届时乌克兰可能会提出更多要求和条件。因此,新协议既巩固了俄罗斯在欧洲市场的地位,又助俄争取更多时间来解决“北溪2号”项目的制裁纠纷。   不过,即便“北溪2号”投产并开始输气,俄为了保持其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量,仍需过境乌克兰并扩大输气量。去年,俄向欧输送天然气首次突破2000亿立方米。德国之声网站撰文称,俄所有“西向”管道中,Naftogaz拥有的“容量权限”最大,几乎接近俄对欧天然气出口量的一半。因此,俄罗斯如果希望继续维持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绝对份额,根本无法绕开乌克兰。   英国蓝湾资产管理公司新兴市场经济学家Timothy Ash直言:“他们(俄乌)之间‘相互依赖’的关系,不是一条‘北溪2号’管道能够切断的。” (责任编辑:DF515)